灵川县 烟台市 胶南市 额尔古纳市 江永县 饶阳县 乐东 吴旗县 循化 宾川县 蒲城县 宜宾县 木兰县 靖州 荣昌县 建昌县

肩负三大使命,广西是个好地方

2019-06-24 07:08 环球时报 陈青青
标签:参加奥运 石家庄市

广西北部湾经济区三大港口之一的钦州港。陈青青摄

  【环球时报赴广西壮族自治区特派记者 陈青青】“广西是个好地方!”2019-06-24,习近平主席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广西代表团审议时的这一句感叹,令当时在座的广西代表心里分外欣喜。但在这天,他们收获的不仅是肯定,还有沉甸甸的使命——习主席在此次会议中明确赋予广西发展“三大定位”,即构建面向东盟的国际大通道,打造西南中南地区开放发展新的战略支点,形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拥有西部12个省区市唯一出海口的广西,在国家对外开放大格局中的地位因此更加凸显。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奔赴广西,走访多处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细细观察并了解该自治区如何迎接历史性发展机遇。    钦州港,面向东盟的出海口

  广西与其毗邻的省份广东相比,经济仍然落后许多。有当地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导致这种差距的原因包括地理环境、历史因素以及产业政策。广西西南地区与越南接壤,当改革开放进入第二个十年时,这里一些城市的主要任务仍然是警戒备战。

  2004年,广西迎来了对外开放的重要机遇——南宁举办第一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广西壮族自治区商务厅一名官员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广西从那时候开始迎来快速发展的新阶段,而且逐步形成以与东盟合作为最大特点的新优势。这名官员表示:“广西最大的优势是区位优势,背靠祖国大西北大西南,面向粤港澳和东盟国家,是西部12个省区市唯一拥有出海口的省份。”

  离东盟国家最近的出海口位于广西北部湾经济区。从南宁乘高铁行驶一百多公里,《环球时报》记者抵达位于北部湾经济区中间位置的钦州市。

  来到钦州港物流园区,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五颜六色、整齐堆放在一起的集装箱,上面印着的名称不少是国际十大航运公司,比如马士基航运、法国达飞、长荣海运。广西钦州保税港区管理委员会经济发展处主任科员徐超然告诉记者,钦州港在不断扩大港口货运量的过程中,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引入了如中远海运、新加坡港务集团和太平船务等新的战略投资者参与港口泊位的建设和运营,规模较大的船企也带来它们自有的航线,“我们目前有40多条航线,其中25条是外贸航线”。

  北部湾经济区由三大港口组成,防城港主要作为大宗散货的运输港口,北海港服务于周边产业,钦州港的定位则是集装箱运输港口。这三个港口承担的对外开放的使命,与“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南向通道建设密不可分。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广西商务厅官员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南向通道是广西落实“三大定位”的重要载体,更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建设内容。南向通道为西部省份联通东盟和中亚等地区提供一条陆海国际贸易新通道,其迅速发展与西部开放发展有紧密联系,同时也是西部发展的现实需要。

  徐超然给《环球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传统货物从重庆运至新加坡往往会通过东西走向的长江航道。就时间而言,由于长江航道时常拥堵且水量受到季节的影响,从重庆到上海需要12至20天,上海至新加坡需要6至8天。但从重庆经铁路运至钦州港只需要2至3天,钦州港发往新加坡用时3至4天。在南向通道描绘的物流框架下,重庆的集装箱运至钦州港比通过长江航运至上海,距离缩短了大约1000公里。

  这种海铁联运的模式吸引了更多参与者。上述广西官员对《环球时报》记者说,2017年初以来,重庆市、广西壮族自治区和新加坡合力推动南向通道建设,贵州、甘肃等其他省份也相继加入,今年4月更是形成西部10个省区市的新共识。与此同时,新加坡、缅甸、哈萨克斯坦等国也表达了参与意愿。

  “现阶段,西部任何省份的单个外贸体量都还比较弱,唯有大家拧成一股绳,才能形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这名官员说,“广西作为西部地区唯一沿海又沿边的门户,有责任做好服务西部地区开放发展的公共平台。”

  中马钦州产业园,“两园双国”的实践者

  在距离钦州港不远处,中马钦州产业园的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地出租车司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几年前,园区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荒山;现在随着园区建设推进,越来越多的人赴钦州开展商务考察,也让这个小城市的服务行业兴旺了起来。

  中马钦州产业园是中国和马来西亚政府的合作项目,与大马的马中关丹产业园并称为“姊妹园”,是中国和东盟产业合作的示范园区。当被问及园区共有多少个工地时,工作人员笑称,“整个园区就是一个大工地”。

  产业园入口处,中马两国的国旗与园区奠基石十分醒目。道路两旁,黄色建筑物颇具东南亚特色。

  中马钦州产业园管理委员会副巡视员谢东刚对《环球时报》说,园区经过6年的开发建设,一期基础设施全面建成,同时迎来一系列项目入驻,包括东盟国家的特色产品,比如燕窝。在与东盟国家产业合作上,谢东刚认为,“两园双国”发展模式有更多创新空间,例如在与马方建立对话机制上,可以开展跨境金融合作、掌握更大管理权限等。

  然而在进一步开放过程中,广西作为产业基础薄弱的西部较落后省份也面临实际困难。“虽然基建成果显著,但企业入驻情况并不理想。”中马钦州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首席财务管理魏木生对记者说。在这名马来西亚华裔看来,其重要原因是企业对这里的投资环境仍然缺乏信心。企业需要上下游产业链的协同支持,然而在该产业园,这样的支持仍然很少。

  

 

凭祥边境贸易货物监管中心,越南女工挑拣中国出口至越南的大蒜。陈青青摄

  边境小城凭祥,中越贸易发展的见证人

  从钦州一路向西,《环球时报》记者来到凭祥。作为中越边境最重要的关防,凭祥友谊关在战争年代见证了炮火;如今在和平时期,它见证的则是中越贸易的蓬勃发展。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进入凭祥公路口岸。据介绍,去年年底,友谊关—友谊口岸国际货运专用通道正式开通。如今,中越正着手开展“两国一检”,旨在优化通关效率。

  在口岸一侧,记者看到中方车辆驶入缓冲区,等几分钟后进入越南一侧等待查验;另一侧,越方车辆驶入中方区域,自动消毒系统喷出喷雾给车辆消毒。在数分钟内,有几十辆车通过关卡。“国际货运专用通道开通后,口岸的货运量大幅增加。现在,口岸进一步打通跨境物流线路,比如凭祥综保区至越南海防港、综保区至谅山等。”一名工作人员说。

  跨境物流线路吸引了更多物流企业到凭祥经商。广西顶一报关公司的负责人曾国胜对记者说,该公司服务的客户苹果手机生产厂商富士康近几年将数据线和耳机的生产线移至越南北陵省,所以该公司搬来凭祥,以便将这些物资从越南运回中国,送到富士康位于中国的其他工厂进行组装。物流公司广西捷递的负责人马文欢则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该公司主要是将越南工厂生产的硬盘和耐克的高端纺织品运回中国;另外还将华为的产品出口到越南或是东南亚其他国家。“友谊关是广西最大、面向东盟发展的陆运通道,我们看准的就是这点。”马文欢说。

  迎来发展机遇的同时,凭祥也面临问题。过去数十年,中越边境常年来往大量从事贸易的商人,存在非法劳工、贩毒、枪支滥用等问题,给边境安全带来隐患。2017年,凭祥启动境外边民务工管理服务中心,将公安出入境、人事、保险等机构都纳入到中心统一办公。

  凭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张天俊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凭祥(崇左)地区,主要产业均为劳动密集型产业,例如糖业和红木业。开放劳动力市场,使越南劳工合法化有助于缓解劳动力紧缺的压力。

  越南劳工的平均月工资一般为2200至2800元,比中国工人便宜10%。境外边民务工管理服务中心平均每天发放500个工作签证,有效期为30天。“我们正在争取延长到180天,”张天俊说,“这也是考虑到越来越多的越南人希望到中国打工。在今年春节后招工的旺季,服务中心最多办理过8800多份跨境越南劳工的工作签证,来中国打工成为越南当地一件流行的事。”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